理论研究

文物撷英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文物撷英
梁实秋赠冰心《无门关》(1982年夏)
  [ ]

1982年夏,远在美国的梁实秋手书《无门关》,托女儿梁文茜带回国内赠与几十年没见面的老朋友冰心和吴文藻。《无门关》是一篇著名的偈文,云:“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清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 冰心一直珍藏着它,因为他们夫妇与梁实秋有着不同寻常的友谊。

吴文藻、梁实秋是清华同学,1923年一起同船赴美留学,途中和冰心不期而遇。这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梁实秋在《创造》周报上发表了《〈繁星〉与〈春水〉》一文,对冰心的《繁星》与《春水》两部诗集做了批评。而当时冰心的名气比梁实秋大得多,她的两本小诗集也正风靡文坛,成为很多文学青年效仿的对象。不过这样的小冲突很快就化解掉了,同在船上的许地山、顾一樵与冰心、梁实秋这几个志趣相投的人,一块儿办了一份文学性质的壁报《海啸》,张贴在客舱的入口处。共同的兴趣爱好,使原有的偏见冰融雪消,两人成了好朋友。

到了美国,冰心、梁实秋虽在不同的大学,但时常一起参加中国留学生的聚会,一起演戏,集社。随着交往日深,梁实秋评价冰心“胸襟之高超,感觉之敏锐,性情之细腻,均非一般人所可企及”。学成归国后,冰心执教于燕京大学,梁实秋去青岛教书,他们时常书信往来。梁实秋诚邀喜欢大海的冰心去青岛看海,只是因为病体的拖累,冰心一直未得成行。


 


抗战中冰心、吴文藻夫妇与梁实秋又相逢在重庆,在梁实秋的“雅舍” 说笑畅谈,常至深夜。一次,大家为梁实秋生日摆“寿宴”,宴后冰心为梁实秋写下一段话:“一个人应当像一朵花,不论男人或女人。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三者缺一,便不能做人家的一个好朋友。我的朋友之中,男人中只有实秋最像一朵花。虽然是一朵鸡冠花。培植尚未成功,实秋仍需努力!”其中虽有打趣,也可见冰心对梁实秋评价之高了。

20世纪50年代初冰心一家从日本回国,梁实秋却去了台湾,从此音讯渐无。“文革”中,梁实秋在台湾听说冰心夫妇双双服毒自杀,作《忆冰心》一文,深情回忆了两人几十年的友谊。后知是误传,才“惊喜之余深悔孟浪”。这篇文章后来辗转到冰心手上,读完之后,感慨不已,立刻写了一封信,托人从美国转给台湾的梁实秋。梁实秋得知当年送给冰心的《无门关》条幅在十年浩劫中丢失,便重写了这偈语赠给老朋友。

1987年,梁实秋逝世,冰心已是87岁高龄,对老朋友逝去十分伤感,在短短的一个月里写了两篇悼念文字:《悼念梁实秋先生》和《忆实秋》。她说:“实秋是我一生知己,一生知己哪!……”(计蕾)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法律声明| 浏览建议 中国现代文学馆版权所有  隐私保护
京ICP备12047369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