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经典作家专刊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经典作家专刊
【鲁迅】:南国的鲁迅研究景观——《鲁迅世界》《民族魂》简介
  [ ]

广东的鲁迅研究,在中国鲁迅学史上有着重要的历史地位。20世纪20年代,就出现过钟敬文编的《鲁迅在广东》和一声、王任叔关于鲁迅杂文和小说集《彷徨》的重要论文,1938年广州出版的杂志《黄花岗》又发表了第一篇研究鲁迅与尼采的论文——张震欧的《鲁迅与尼采》。而真正的辉煌期是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的,成立了广东鲁迅研究小组和广东鲁迅研究会,创办了《广东鲁迅研究》期刊,把鲁迅研究搞得轰轰烈烈,在全国鲁迅研究界独树一帜。跨入新世纪,广东的鲁迅研究更加红火,成为中国鲁迅学史上的一道独特的南国景观。而这一耀眼的景观最为明显的标志就是——《鲁迅世界》和《民族魂》杂志。

《鲁迅世界》是在1987年创刊的《广东鲁迅研究》出齐50期以后,于2000年改版而成的。

办刊同仁们的口号是:“人在阵地在!”

他们的宗旨是:坚持“三个结合”——研究与学习相结合,研究与宣传相结合,研究与教学相结合。“三个面向”——面向实际,面向青年,面向未来。

北京老专家的评价是:“方向正确,战略对头。”有的专家还加上横批:“闻所未闻”。

各地专家都非常强调《鲁迅世界》的特色:理论联系实际,大众化,普及与提高相结合。

《鲁迅世界》的 “史料”和“争鸣”两个专栏最受欢迎。东方出版社最近出版的《鲁迅的五大未解之谜——世纪之初鲁迅论争》一书,有三分之一强的文章选自《鲁迅世界》。

先看“史料”专栏。史实是研究的基础,没有搞清史实就擅发议论,肯定是百发百错。所以,许多扎实治学的鲁迅学家都是主攻史实学的。中国鲁学界很早就形成了这样一支方队,他们从来不事喧哗,不发空论,扎扎实实地考证鲁迅的生平史料,追寻鲁迅的足迹。这就是鲁迅史实学方阵,是鲁学界一支最靠得住的队伍。《鲁迅世界》的编者最看重的就是这支队伍,因而特设“史料”专栏,对那些一丝不苟、严密考证的鲁迅史实学家总是给予特别的优待,不惜篇幅、不计利害,让他们做最充分的表述。例如2001年第3、4期连续两期刊载已故鲁迅史实学家卫公即李伟江的《鲁迅赴港演讲始末考》,2002年第3期又刊登了他的后人张钊贻、李桃的《老调子还没有唱完——追溯〈老调子已经唱完〉的文本源流》。2002年第1期,发表周正章长达3万多字的《鲁迅先生死于须藤误诊真相》,反响强烈,曾引起广泛兴趣。江苏省鲁迅研究会还专门为此举行一次座谈会。2002年第4期,又以整整15页版面刊登了王锡荣的长文《鲁迅死因之谜》,从鲁迅X光读片会引起轩然大波到鲁迅病史摘录、病史溯源、鲁迅自己的说法、当时报纸众说纷纭的报道一直到对八个疑点的解疑、真正疑点的分析、难解之谜的推测等等,真可谓是面面俱到、滴水不漏。然而,《鲁迅世界》绝不局囿于一家之言,又在2003年第3期刊登了周海婴的《〈鲁迅丧葬费用之谜〉的解谜》和周正章的《关于鲁迅死因的几个医学问题》与王锡荣争鸣,以期得到更为贴近原貌的史实和更为圆满的解释。

这样,就自然要谈到《鲁迅世界》的“争鸣”专栏。这块园地可以说是最有特色、最吸引海内外鲁学界眼球的了。从2000年至今三年多时间,《鲁迅世界》就开展了鲁迅死因、“毛罗对话”、“在农民问题上鲁迅错了没有”、“在与梁实秋的争论中鲁迅输了吗”等大小长短不等的多次争鸣与研讨。并发了《当前鲁迅研究的热点问题》《关于20世纪末的鲁迅论争》《“毛罗对话”论争综述》等有关鲁学界争鸣的综述文章。确如《鲁迅世界》主编郑心伶所说:“论争中的活鲁迅总比‘死了的鲁迅’更引人关注,讨人喜欢。”开展这种争鸣的确给海内外鲁学界增添了活力。

当然,每期最惹人注目的还是《鲁迅世界》主编郑心伶的卷首语,话虽不多,却句句切中现实的要害、传达时代的心声。我们应该承认个人对于历史的作用,广东的鲁迅研究之所以能够如此发展兴旺,《鲁迅世界》之所以能够这样光照南国,与有“南天一柱”之称的郑心伶的个人作用是密不可分的。

最近,广东鲁迅研究会又与香港窗口出版社合作,变《鲁迅世界》为《民族魂》,美观大方,内容更加充实。目前已经出到三期。

可以预言,《民族魂》必将越办越红火,越办越兴盛,这一处中国鲁迅学史上的南国景观也必将更加璀灿瑰丽。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法律声明| 浏览建议 中国现代文学馆版权所有  隐私保护
京ICP备12047369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