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经典作家专刊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经典作家专刊
【曹禺】:浅析曹禺早期剧作中的女性形象
  [ ]

曹禺是中国现代戏剧艺术大师,他的剧作是中国现代戏剧剧步入成熟阶段的标志。在此之前,中国的话剧艺术多是给读者传达一种政治的思维,而对艺术本身价值的认识并不充分。夏衍也曾在他的《<上海屋檐下>后记》中写道:“这是我写的第四个剧本。但也可以说这是我写的第一个剧本。因为,在这个剧本中,我开始了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摸索”,“在这以前,我很简单地把艺术看作宣传的手段,引起我这种写作方法和写作态度之转变的,是因为读了曹禺同志的《雷雨》和《原野》”。可见,曹禺对中国话剧艺术的影响是很大的。 

曹禺的剧作通常被称之为“心灵的艺术”,这是因为,在其剧作中充斥着太多对于人生的感悟,以及对于人物心理和人物灵魂的探索。在他所塑造的形形色色的人物中,“女性形象”一直是最引人注目的焦点。在他最有成就的早期四部话剧作品《雷雨》、《日出》、《原野》和《北京人》中,无论是最具有“雷雨”性格的繁漪,还是有梦难圆的陈白露,或者是热辣泼野的花金子,又或者是善良哀静的愫方,她们其实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贤妻良妇,甚至,如果用道学传统来衡量的话,她们也可以说是有罪的。不过,曹禺给予了她们最多的理解和人文关怀,使她们在这个充满荆棘和泥泞的封建社会的漩涡中,以人性的光辉和艺术的魅力,留下了炫目的光彩。 

一、人文主义观照下的女性形象 

曹禺曾说过:“我从小就失去了自己的母亲,心灵上是十分孤单而寂寞的。”然而,正是这份“孤单而寂寞”的感觉造就了他早熟、敏感的心理,对人物的观察、对人生的感悟也要比常人深切和细腻的多。此外,他有着一颗善良仁爱之心,使我们在阅读他的剧本时总能够体会到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 

1934年,曹禺的《雷雨》在《文学季刊》上发表。该剧之所以会取得成功,其原因之一便是人物的成功塑造。在该剧里的众多人物中,繁漪一直以来都是读者和话剧研究界颇为关注的对象。 

繁漪是该剧中最具有“雷雨”性格的人。曹禺在她出场时的介绍中写道:“她是一个受过点新的教育的旧式女人。”在这一句话中,“新”与“旧”的矛盾正体现出了繁漪性格中存在的两面性,因为“新”,所以她敢爱敢恨、敢于向封建传统挑战,敢于追求爱情的自由;但也是因为“旧”,她摆脱不了自身的局限性。假如,繁漪是一个完全旧式的女人,她一定会安于现状,在这个没有爱情的婚姻生活中度过自己的余生,就像剧中的鲁侍萍那样,把一切都只归结于“不公平的命”;又假如,她是一个完全新式的女性,那么,她可能会用行动来摆脱这个束缚自己的枷锁,离开这个让自己窒息的家。可惜,她是一个在新旧夹缝中生存的人,因而,她的悲剧是注定的。 

繁漪的悲剧在于她是在一个不正常的时代和环境中追求自己的爱情,并把这种希望寄托在了一个懦弱的男人周萍身上。她本以为周萍能够满足她长期以来被压抑着的那种对爱情的渴望,于是,她不顾自己为人妻子的身份,也抛弃了自己为人母亲的责任,依然陷阱了与继子周萍的乱伦之爱。这种见不得人的感情从一开始就带有负罪感,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清楚地在周萍身上显现出来。当周萍从最初敢于反抗社会规范变为向社会妥协的那一刻起,繁漪的悲剧就开始了。为了挽留这份感情,繁漪做着困兽之斗,却没想到因此揭开了更大一出悲剧的面纱:四凤和周冲触电身亡,周萍也选择了开枪自杀,这一切使得繁漪也最终走向了精神崩溃的结局…… 

继《雷雨》之后,曹禺又创作了话剧剧本《日出》,并于1936年在《文学季刊》上发表。该剧的女主人公陈白露是一位交际花,但是,在曹禺笔下,这位交际花与我们所认知的交际花形象不同,她并不享受自己每天所面对的那个花花世界。虽然从表面上看,她似乎在选择堕落,但其实,她是个拥有梦想的女人,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方式只不过是她在实现梦想道路中的一种策略。在该剧本里,曹禺对她的介绍中有这样一句话:“她只有等待,等待着有一天幸运会来叩她的门,她能意外地得一笔财富,使她能独立地生活着。”这“独立地生活”就是陈白露的梦。 

陈白露用自己的年轻和美貌换取眼前纸醉金迷的生活,但是她还梦想着有一天靠自己来摆脱这一切,在这个社会中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她拒绝方达生,是因为她有过类似的生活,这种生活最终以失败而告终,因此,她是绝对不可能再去经历一回的;她敷衍和戏弄潘月亭,是因为她痛恨这种生活,但也依赖这种生活,她必须依靠这种生活来维持她目前的状态。但可惜,对于这个“损不足以奉有余”的黑暗社会来说,陈白露的力量是那么的渺小,她的反抗早已被这个不正常的时代和环境淹没,她也因此被一点一点地毁灭掉了,当她发现,她的梦想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时候,她选择用自杀来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或许,这也是她最好的结局。 

二、丰富多彩的女性人物画廊 

1937年,曹禺又推出了他的第三部剧作《原野》,并成功塑造了“花金子”这一女性形象。 

花金子这个人物与之前曹禺所塑造的繁漪和陈白露不同,她更大胆、更果断,既不会像繁漪那样抓着不切实际的畸形之爱不放,也不会像陈白露那样,有梦却还是选择随波逐流。在她身上,是有着一股野性的美,敢爱敢恨。 

花金子的悲剧同样也是时代环境造成的,都源于焦阎王的恶行。焦阎王让她的恋人仇虎家破人亡,还被打折腿关进了牢房,而她自己也被强行娶进门,成为其儿子焦大星的妻子。或许,金子最初是想认命的,况且焦大星也很爱她。但是,焦大星懦弱的个性,注定她们不是同一个世界中的人,因为他没有办法满足金子对爱的欲望;再加上婆婆的刁难,使得金子早已厌恶了眼前的生活。所以,仇虎的出现才回再次唤醒金子身体里的野性,她毅然在仇虎与焦大星之间做出了感情选择,即跟着仇虎走,去那个铺满金子的道路上。仇虎为了复仇,杀死了无辜的焦大星和小黑子,最终逃不过自己良心的谴责选择了自杀。金子注定是孤独的。 

曹禺创作的另一部话剧剧本《北京人》展现的是一个封建大家庭的没落,揭露了封建传统文化对人的毒害,剧中的核心人物愫方的形象塑造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直以来,中国的话剧研究界对“愫方”这个人物形象的评价是非常高的,可以说是中国优秀女性的象征。与之前几部剧作的主人公相比,愫方是第一个觉醒的女性,如同易卜生《玩偶之家》中的娜拉一样,用出走来寻找自己的新生活。 

不过,虽然该剧的结局带有着无限希望的美好之感,但是,在愫方的身上还是体现着中国传统旧式女性的特点,正因为如此,她才会为了自己深爱的曾文清忍受这个封建家庭里每个人对她的折磨,甚至,在曾文清走后,她还依然选择留下来守护这个家……愫方的悲剧除了因传统观念而选择牺牲自我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她将自己的感情放在了一个错误的人身上。曾文清离家时,愫方本希望他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但最后,却看到他落魄归来。愫方的希望破灭了,于是决定与瑞贞一起离开这个家。 

不过,像愫方这样一个传统的旧式女人,离家之后究竟会怎样的生活呢?曹禺在该剧中并没有介绍,这留给读者的是太多的想象。 

…… 

曹禺笔下所塑造的这些女性,依中国的传统道德来看,繁漪的乱伦情感、陈白露的纸醉金迷、金子的偷情之欢、愫方的第三者之爱,都是要被斥责和摒弃的,但是,曹禺却将她们放置在了一个不正常的黑暗环境中来刻画,使读者也能够带着同情来审视这些人物,理解和包容她们。 

三、西方美学影响下的悲剧内涵 

我们都知道,曹禺的剧作受西方戏剧理论的影响较深,虽然剧中的人物形象都有着自己的独特性,但是,还是免不了带有着借鉴西方戏剧理论的影子。 

首先是古希腊悲剧理论之“命运观”。《雷雨》中的繁漪之所以要抓着与周萍的畸形之爱不放,想尽各种方式、用尽所有力量做着困兽之斗,就是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摆脱这个没有爱情的,令人窒息的婚姻,但是却是以精神崩溃而告终;《日出》中的陈白露随波逐流、游戏于各种男人之间,目的却是要靠自己的力量在这个社会中走出一条道路,使自己能够独立地生活,然而,最后还是用自杀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原野》中的花金子,渴望跟着仇虎去那个铺满金子的道路上去开始全新的生活,可结果还是要自己孤独地逃亡。至于《北京人》中的愫方,她渴望曾文清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她甚至愿为了这个男人留在这个使她身心都受折磨的家庭里,可最终她的希望还是破灭了。 

“命运的无法改变”是古希腊悲剧中最令人感到震撼的主题,曹禺将其借鉴并运用到自己的剧作中,使其剧作也拥有了较为深刻的思想内涵。 

其次是安托南·阿尔托的“残酷戏剧”理论。曹禺虽然受到了古希腊悲剧的影响,但并没有完全被左右。他在《雷雨·序》中写道:“《雷雨》所显示的,并不是因果,并不是报应,而是我所觉得的天地间的‘残忍’。” 

西方的著名戏剧理论家及导演安托南·阿尔托曾提出过一个“残酷戏剧”的理论口号,他指出:“我说的残酷是指事物可能对我们施加的、更可怕的、必然的残酷。”就像古希腊悲剧《俄狄浦斯王》中的俄狄浦斯那样,他“杀父娶母”的罪孽是在不知情的状态下造成的,他曾试图逃避过,但是最终还是被命运所击败。我们现在常说的“不知者无罪”在古希腊悲剧中是不成立的,因而才会使我们更加地同情剧中的主人公,感叹悲剧带给我们的震撼。“命运的无法改变”又何尝不是一种残酷呢? 

在曹禺的剧作中,曹禺虽然没有提出这样一个完整的美学原则,但是却依然让我们看到了剧中人物的残酷命运。无论是繁漪,还是陈白露,无论是花金子,还是愫方,命运对于她们的捉弄,以及她们所承受的灵魂的痛苦也同样是残酷的。 

总之,曹禺的戏剧创作可以说是一种生命创作的过程,他笔下所塑造的繁漪、陈白露、花金子和愫方等女性形象都是有血有肉,都是鲜活、充满魅力的。曹禺对人的重视和把握,对人生及命运的关注和感悟,都使得我们在阅读其剧本时能够感受得到这位艺术大师来自灵魂深处的思考。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法律声明| 浏览建议 中国现代文学馆版权所有  隐私保护
京ICP备12047369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