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文学馆  |  网站导航
#
大会演讲
中华文化场与两岸文学
[2011-12-28]      ]

原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

两岸文学都根源于中华文化的母体。文化场,指的是文化发展的一定时间与空间。对于中华文化的认识,我们今天需要调整以下的观念:

一是要改变以黄河文化为源头的观念,确立多地区文化源头的观念。东北红山文化遗存的发掘,特别是中华第一龙的发现,红山陶器上原始文字的发现,把中华文化推进到6000——8000年前;长江上游四川成都地区三星堆文化的发掘,金沙6000支象牙的发掘,说明李白《蜀道难》所说的“蚕蠢与渔父,开国何茫然”的时代,至少是殷代,那里的文化已很辉煌,青铜器有上天树和人的头像而且眼睛从眼眶中如手般伸出,非常奇特!而长江下游浙江河姆渡文化的发掘,说明6000年前那里的稻作文化很发达,而且出现了工艺精良的玉器和周长6000米的很大城市。江西精美的青铜器的发掘,樟树镇附近还发掘出数千年前的古城,中有祭坛和引水入城的运河。从珠江文化发掘的遗存看,同样也源远流长。都说明东北、西蜀和长江以南也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发源地之一。 

二是要改变以汉族文化来代表中华文化的观念,树立多民族文化互动互融的观念。中华大地自古便生存众多的民族、氏族部落。汉朝以前没有汉族的称谓。中原一带自称华夏族,以它为中心,把四周的民族称为北狄、西戎、东夷、南蛮。实际上北方就有许多民族,史载:赵武灵王胡服骑射,说明他向游牧民族文化学习。北方汉有匈奴与东胡,南北朝时期“五胡乱华”指鲜卑、羝、羌、羯、匈奴。唐代北方有突厥,宋代有辽、金、西夏和蒙古族,契丹建立的辽国跨越漠北东西数千里。横跨欧亚的元帝国是蒙古族建立的,明代蒙古族退到塞外,仍维持很大一个帝国。清代是满族建立的。南方和西南的民族也建立过不小的王朝,如汉代西域有36国,唐代有吐蕃、南诏,五代有十六国,前凉、后凉、西蜀、南唐都有长期的安定,也都发展了自己的文化。匈奴王冠的发现,说明汉代漠北的冶金工艺的精美。中华文化是各民族共同交流融合而创建的。今天是56个民族的文化共同构成了当代的中华文化。 

三是要改变把儒家文化作为中华文化代表的观念,实际上还有道家、佛家文化,以及伊斯兰文化、基督教文化的互渗和共存。儒家主张入世,道家标榜出世,佛家寄望来世。三家虽有斗争,但又互补,长期共存不悖。儒家的仁义思想,道家的养生思想,佛家的普度众生思想,都有它的积极一面。儒家倡入世致仕治国平天下,在政治观念和伦理道德方面影响极大,成为中国文化的主流;道家倡失意便出世养生,独善其身,佛家倡今生苦行,寄望于来世,戒杀生,戒偷盗等。它们在世界观、人生观方面对中华文化也有深远影响。中国士人达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乃至于出家礼佛!伊斯兰和基督教的崇拜真主和上帝,主张平等和博爱,也有它们的一定积极性。现代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包括马克思主义从西方传入中国后,百多年来对广大人民群众的新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同样有很大的影响。 

四是要改变中华文化只是传统文化的观念,要树立中华文化是在族际和国际文化的交流、互动中新新不已的文化。汉族与其他民族文化的互相交流,提振了整个中华的文化。如我国音乐得益于西域民族。琵琶来自新疆于田。胡琴、唢呐也来自西域。羌笛是羌族的乐器。印度佛教文化的传入,不但使我国出现了佛教,还出现了重视语音韵律的沈约的“四声八病”之说,促进了唐代律诗绝句的产生。以及后来音乐与诗歌的进一步结合,产生了晚唐和宋代的词。元杂剧的兴盛与北方民族重视说唱的需求影响也相关。从利玛窦到达北京,中国便开始学习西方,明末清初像顾炎武、黄宗羲、王船山等思想家,就多有摆脱儒家传统的新思想。太平天国运动、洋务运动和维新运动直到辛亥革命运动和五四新文化运动都标志着我国人民接受西方文化影响并走向文化创新的不同阶段。近代我国文学尤得益于从日本传来的俄罗斯文学、西欧、北美文学的影响。 

总之,各个朝代的文化场虽然有所差异,但中华文化总体上不是排他的、单调的、固步自封的僵化的文化。而是包容广大,丰富多彩,新新不已的文化。鲁迅所称誉的汉唐气象的恢弘,赞赏的就是因包容广大而丰富多彩。清代后来的闭关自守,实是无异作茧自缚,自致落后。而五四新文化运动前后以来的百多年间,我国文化的飞跃性发展,正与各民族间的互动和积极学习、汲取外国文化的长处分不开。文学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文化的重要载体和媒介。而文学总是在一定的文化场中形成和生长的。对于两岸文学,我以为也需要从生长和发展于一定文化场中来理解。两岸文学都源于中华文化,但由于历史原因又各有特色。可以说,同中有异,异中有同。虽各有其异,而同大于异。由于两岸都处于中华文化场之中,所以两岸文学都留有中华文化不同时代和社会的深刻烙印。当今是全球化的时代,各国文化和各族文化的互相影响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达而不断加速。两岸文学的互相接近也势所必然。 

台湾是多民族的地区,也具多元文化构成的、内外互动的文化场。台湾原住民,现发现有14个民族分支。甲午战争前,以闽省移民居多。其主流文化是汉族的文化,文学与大陆无异。之后有日本人五十年的统治,但日本人推行的“皇民文化”并没有生根。民间文化包括语言文字、风俗习惯、伦理道德、宗教信仰等等仍然属于闽台文化系统。五四之后,台湾文学界也发生过新文学运动。赖和、张我军等便为提倡新文学而努力过。光复后在中华传统文化的继承方面比大陆做得好,特别是汉字和普通话的推行,台湾当局功不可没。随蒋氏从大陆入台的二百多万人,不但来自大陆的各个省,还来自大陆的各个民族。他们把自己的祭祀文化、饮食文化、医药文化,建筑文化、道德文化、宗教文化、语言文化等等都从大陆带到台湾。所以,台湾的文学作品,大陆人读起来照样很亲切。包括钟理和、钟肇政、林海音等反映现实生活的小说,也包括古龙的武侠小说和高阳的历史小说、琼瑶的言情小说;还包括台湾的许多诗歌和散文作品。同时,百年来台湾教育的发达,台湾文化和文学对中华文化和文学的发展和丰富,也做出自己卓越的贡献。 

五四之后,大陆除有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文学,还有现代主义的潮流,鲁迅的《野草》和《故事新编》就是。李金发的象征主义诗歌,穆时英、施蛰存的新感觉派小说也是。。而现实主义文学可以说一直是大陆文学的主流。但大陆自改革开放以来,文学走向多元化。它经历了“伤痕文学”、“反思文学”、“改革文学”、“寻根文学”和“先锋文学”多个阶段,由于八十年代中西文化和文学的又一次大规模撞击,中断了几十年的现代主义重又崛起,出现了以北岛、舒婷为代表的“朦胧诗”,以王蒙、宗璞等为代表的意识流小说和荒诞小说,以及高行健、刘锦云等所代表的探索性戏剧,还有以莫言、马原、苏童、余华等所代表的先锋小说。现代台湾文学的发展历程与大陆也颇相似。早年赖和、吴浊流等的作品就是现实主义的。光复后,台湾除有大陆传过去的现代主义,还有台大外语系师生夏济安、白先勇等所倡导的现代主义。纪弦、郑愁予、覃子豪、余光中、洛夫、痖弦等都为台湾现代主义诗歌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后来工农兵文学的论争则推进了台湾文学中以陈映真、黄春明、王拓、杨青矗等为代表的乡土现实主义运动。八十年代后,台湾文学也更加多元。以台湾诗坛为例,就呈现为多种艺术流派和风格。五十年代主要的现代诗刊如《创世纪》,《现代诗》和《蓝星》都先后复刊,在重新集结旧有成员的同时,还发展了一批新人。七十年代在推动现实诗风中崛起的《葡萄园》、《笠》及稍后出现的《秋水》、《诗潮》也一直坚持出版。而八十年代以后由青年诗人为主新成立的诗社,据张默《台湾现代诗编目》所载,达五十个以上,为台湾诗社和诗刊最为活跃的一个时期。被称为“新世代”和“新人类”、具有后现代色彩的更年轻的诗人,往往以“立足台湾,胸怀中国,放眼世界”为其宗旨,也沿着各自的艺术追求并行前进。后现代主义、女性主义、还有下半身写作等,台湾均先行于大陆。大陆八十年代中期的新写实小说即有后现代主义的影响,之后又出现了以陈染、林白、海男等为代表的女性主义小说和以尹丽川等为代表的下半身写作。这都说明,尽管两岸作家所描写的生活题材有差异,而处于现代中华文化场中的两岸文学,仍然同大于异,都在中华文化内外互动中实现自己新的推进。 

我们的祖先不仅创造了辉煌灿烂的中华文化,也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民族文学。今天,经过两岸各族人民的努力奋斗,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前景已出现在东方地平线上。随着两岸经济建设都取得世人瞩目的成就,经济建设高潮的到来,也必然会迎接文化建设的高潮。现代科技作为文化的重要部分,更给予文学以不可忽视的推动。电脑排印、网络文学和电子书的风行,两岸可谓同步,大大推进了文学出版传播的速度和覆盖面,标志我国文学已从纸质传播时代过渡到电质传播时代。我国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过程中,也必然应该实现文化和文学的复兴。我国各民族各地区的作家,都应为此而奋斗。两岸作家,特别是青年作家,对此都应有高度的自觉、自信和自强的精神追求,以期通过几代人的努力,使我国文化更加繁荣昌盛,能够产生大批影响及于全世界的优秀作品。 

青年人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未来,青年作家更是我国文学的未来。两岸作家的创作一定不要忘记文化的表达,一定要体现中国作家应有的当今时代的文化素养,既扎根于深厚的历史文化土壤,也努力做到视野开阔,胸襟博大,思想高远,艺术上博采众长。我深信,两岸的青年作家一定能够不断攀登新的思想和艺术的高峰,更好地弘扬中华文化,对世界文坛做出更大的贡献!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文学馆路45号    咨询电话:(010)57311800
Copy Right 2010 中国现代文学馆    京ICP备05068438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44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