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青年批评家专刊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青年批评家专刊
迈向2.0版本的网络文学与影视业——影视业背景下的网络文学境遇与趋势
  [ ]

虽然中国网络文学的市场化、产业化属性由来已久,成为我们研究网络文学外部甚至内部无法忽略的核心维度,但影视业普遍出现内容上的“网文转向”至早也不过是2010年开始的事,更遑论目前著名的跨界词汇“IP”的风行,则更在2013年之后。换言之,影视产业机制对网络文学的影响时间并不算长。可就在六年时间里,影视又几乎成了网络文学扩大社会影响力的最重要的渠道和方法,一旦成功,无疑可以反哺到居于一隅的网络作家,突破次元的壁垒,达致成功的捷径。

 

1.0版本时期的网络文学影视改编境遇

一些代表性作品出现于2010年《杜拉拉升职记》、2011年《失恋33天》《步步惊心》、2012年《后宫·甄嬛传》《裸婚时代》、2013年《致青春》这样一拨大潮,可以说,由此开始,网络小说真正成为了影视市场的宠儿,被影视产业前所未有地认可、关照、买卖、热捧,最终出现了产业和资本命名、推动的新概念“IP”,来领跑一个阶段的影视暨中国文化产业前沿。这之前,比如2005年由同名网络小说改编的《亮剑》,及相邻的类型小说改编的《暗算》(2005年)《潜伏》(2008年)包括六六的一系列作品,都可以被看作一种前史,预示着、酝酿着这种“网文转向”和网文改编“IP元年”的渐行渐近。

2014年至今的网文影视改编可谓井喷。《花千骨》《云中歌》《琅琊榜》《芈月传》《鬼吹灯之寻龙诀》《何以笙箫默》《盗墓笔记》《老九门》《余罪》《翻译官》《欢乐颂》《微微一笑很倾城》等等,纷至沓来,眼花缭乱。院线大电影和网剧这两项渠道成为网文改编的影视产品的主要播出平台,凭借其对于年轻观众群落及其收视习惯的便利对接,超越了一般的卫视,并在所有影视渠道中造就了一边倒式的奇观,与另一些非网文类大IP如郭敬明系的《小时代》《幻城》一道,构成了所谓的IP的“粉丝经济”模式与景观。

经历了这般三年左右(2014年—2016年)的“IP”资本化浪潮之后,一方面,网络小说确乎找到了自身价值实现和影响力转换的“影视化路径”——这不止是说通过影视媒介和传播的放大,文学内容、小说故事得以扩大了受众的数量、刺穿了代际的壁垒、获得了利润的增值,还在指出除了大量较易改编、成本较低的女频言情小说外,其他诸如玄幻、历史、军事、悬疑、科幻、探险、职场、都市等都在获得影视业的全面接盘,一个影视与网文创作充分对接的局面正在并已然形成,一些成本较高、制作难度较大的作品也都纳入了拍摄中,像《斗罗大陆》《斗破苍穹》,其目标宣称都是好莱坞大片的水准。

而另一方面,抵制和唱衰网络小说影视化或者说背后的IP资本潮,也一直是影视业界内部的一种意见流。认为资本和公司向网络小说倾倒,是对理性的常态的影视制作规律的背叛,尤其是对原创编剧工作、人才的蔑视,使得影视业本身的“码字工”们沦落为网络小说的改编者、二传手,不利于编剧自身的原创力建构和品牌树立。这一意见在新浪微博等公共舆论平台上甚至爆发过几次比较大的争论、对攻,包括2015年阿里影业副总徐远翔一番话引发的编剧界抗议事件。其实必须对这中间的意见进行手术式的切割——如果编剧们批评的重点是网络小说影视改编的垃圾化、毁IP化,以及编剧自身原创力品牌树立的问题,那么他们的口诛笔伐是客观而有意义的;但如果编剧们抵制的重点放在了网络小说的IP转化趋势,即影视业对于优质多元的类型故事的渴望影响了编剧自身市场利益份额的话,实际上是比较狭隘的保守主义和原创力匮乏后的反动作祟。

从总的来看,“IP”概念和六年左右的网文改编潮是好事,是让人关注到影视产品上游内容创作和生产的重大契机,是反映中国文化产业提速与中国故事产出间数量、质量不对等的要素矛盾及其解决,也是最终刺激各个方面调适,共同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化事业和产业的过程。这中间,充分理性的讨论、积极有为的引导很重要,可以使业态内部环节的磨合缩短周期、降低损耗、形成合力。

而另一个信号来自新近的2016年暑期档影视市场反馈,由网文改编领衔的包括大电影《盗墓笔记》《夏有乔木,雅望天堂》《致青春2》、网剧《九州天空城》《青云志》等,或没有达到去年《捉妖记》等掀起的票房佳绩,或没有达到自身的市场预期,看上去颇为暗哑无光,于是被唱衰派认定是网文IP滑铁卢的开端。研究数据后发现,一方面2016年1-9月,除2月份一枝独秀以外,其他各月都不理想,所以不独是今年7-8月的问题;当然,同比过去三年,2016年的暑期档票房整体下降,这需要对2016年的电影市场做更精准的分析,仅仅诿过于网文改编并不恰当。而另一方面,这一信号及其议论也有可能影响到炒作IP三年后的资本圈借机撤出,如果所料不虚,它也是IP资本热高潮退烧、IP改编复归理性和专业度的转折点。未来网文的影视改编更依赖的应该是“良心剧”的改编水准,而非一味的对网文原作的快钱化消费与哄抬。

 

六年网文影视改编潮的两点反思

网络文学影视改编潮和IP化的六年来,给我们留下了一些宝贵的经验。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学习和熟悉资本生产方式对于网络文学的推进和控制,使我们警惕资本在文艺中过度掠夺后的生态破坏及文艺的主体性迷失问题,反思人的精神的异化;二是学习和熟悉网络文学与影视改编、影视呈现之间深刻的内在联系及其区别,良好地处理改编艺术与技术,以及彼此业界人群的界分与融合。

前者,我承认它作为资本的自然属性,对其市场化的游戏规则报以一定的理解。从客观上说,投资于故事的文化资本曾经极大地刺激和繁荣了中国网络文学创作,其付费阅读模式(PC和移动端)、畅销书打造、影视动漫游戏改编等推动了故事的写作主体在数量和技术能力上的不断增长,在设置规则与训诫机制的同时也潜移默化地夯实了它的统治,我们完全可以在其历史与手段中看到马克思关于资本特征和福柯关于权力特征的那些论述。但更为突出的,资本的泡沫化游戏在当今中国的文化投资中尤其显得粗粝、短期,缺乏专业化运营能力——大量的年富力强的人进入投融资领域学习资本游戏规则与办法,求成功的背后是尽可能快速地获得人生路上的第一桶金乃至成为暴发户的可能。这种资本处境和灵魂处境基本可以绕开“故事传统复活”这类的专业视角,对既有的IP资源进行竭泽而渔或低水平开发,直接导致故事(网络文学)的再次衰竭和荒漠化。貌似投资在文化(故事、IP)上的资本最终没有强壮文化中一种重要传统的生命力,而仅仅是从资本到资本不断空转、不断增殖、不断转移,这是可怕的,也是荒诞的。

作家的欲望主体(异化)也在这个基础上大量产生。成为资本社会中行之有效的规则与训诫的彻头彻尾的服从者——这与通俗文艺、网络文艺以读者为中心的创作指归不尽相同,后者并不天然地沦为恶劣资本的新奴隶,只是一种创作特点。资本主导的舆论场往往习惯于炮制“富豪排行榜”的概念和指标引导创作主体的心理和精神,短时间、游戏化的IP泡沫又进一步催化了创作主体抛弃“文艺自我”,转频为“资本自我”,倾斜掉创作和经济微妙的天平。

警惕时代恶劣资本的渣滓泛起、阐述理想资本的标准和意义同样是文化研究、文化战略制订上的核心工作。可以这样认为,有关网络文学的研究,不仅仅是文学批评意义上的事儿,不仅仅是旧有的文本解读层次的那套方法论,更是一片值得知识分子及其人文精神介入的论阈。在中国故事与中国IP乐观前行的路上,网络文学终归需要一代富有远见卓识和治病救人意识的人文知识分子相伴相行、匡正护持。

后者,过往六年的网络文学影视改编案例告诉我们,网民观众呼吁的“良心剧”,也就是比较尊重网络文学原著及其粉丝感受,充分准确地将网络小说影视改编和制作视为富有专业性的二度创作和影视语言再创造的,才能避开票房毒药、审美疲劳、边看边骂的命运,找到自己的市场和美誉度。

一类典型比如《甄嬛传》《琅琊榜》《欢乐颂》,通过影视艺术的再创造,实际上突破和增加了原来小说所不具备的新元素和美学特质,它们做的是网络小说的加分项,而不是减分项和负分项,这也是上述网文IP的改编剧走红国内收视、口碑,穿透观影人群年龄壁垒,直至实现影视产品“文化走出去”的根本原因。

网络文学和影视产品一样置身于强大的市场与永恒的艺术之间,在产业和资本主动地进行市场要素的配置的同时,作者、编剧、导演、演员这样一些岗位理应在熟悉市场化艺术的规律时,把重点放在艺术的维度上,并非靠简单放弃市场性而获得艺术主体的解放,而是靠不断精进的艺术经验和艺术上的好胜心打磨自己手上的作品,让即将进入市场的作品勇于表达其人性的光华、美好的形式、富有风格的节奏快感,向往去做技精艺足、道术为一、艺术感受压倒市场元素拼贴的主体再造工程。这是艺术与市场的博弈和辩证,也是创造性的人的精神核力。定位于这样境界的文艺工作者,不会纠结于网络小说和编剧的孰高孰低,也最终会领受到一套游刃有余的技艺,才谈得上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承传创新中华美学精神。

 

小议2.0版本的网文定制模式

随着网文IP与影视业逐渐进入2.0阶段,一些新的趋势将会产生,其中最明显也可能引发争议的在于“定制”模式。

1.0阶段的网文与影视关系基本是单向的、被动的。也就是影视方根据市场题材需要和趋势预判,在网络文学20年发展史中寻找可购买、可改编的小说故事,往往因此出现想要的作品找不到、要来的作品拍不了、看上的作品版权在别家等等错位、不接榫问题。这个阶段网文和影视的关系基本上是手动(而非定制更非智能)的,评价和评估体系尚不健全,改编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有运气成分。

作为文化工业,必然希望有更合乎工业管理体系和个性化精准服务的做法,作品定制乃至IP定制就是一种未来趋势。首先说作品定制,影视方会根据自身的市场判断和能力定位,选择合适的题材跟类型,充分运用自身影视市场的前沿经验雇佣网络作家来写小说,这样大大提高了小说底本的成功概率和可拍度,为双方提供了必要的保障,对有熟练题材类型经验的网络作家尤其是一般出版向的长篇作者而言更有吸引力。然后,影视方可以将定制的内容以准广告的模式投送到文学网站、出版端口和文宣渠道,在影视改编和投拍之前和、之中,将小说炒作成富有粉丝基础和话题性的IP,实现与影视的联动甚至其他渠道的增值。——这样的文化工业手段和影视业精准需求愿望,完全吻合产业规律,值得理解和推进。同理,它运用的边界依然是市场和艺术的张力,缺乏艺术追求和艺术质量的定制品不过是浮云,无法真正实现经典IP那样——延伸数十上百年、辐射各文化产业端口甚至成为全球竞相改编成本土版的——理想。

 

借助影视业,我们就找到了一个最佳视角,可以很好地把握文化工业的一般规律和中国化特点,良好地预期和规范网络文学及其影视化的合理路径,塑造中国文化产业生态,伸张工业化、网络化、资本化时代文艺价值的重要性与生命力,借助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融合发展与综合治理的思路,最终达致优秀传统和当代创意在全球语境中的教化传承、推陈出新。

 

2016/10/18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法律声明| 浏览建议 中国现代文学馆版权所有  隐私保护
京ICP备12047369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