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经典作家专刊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经典作家专刊
【舒群】:舒群与萧红、萧军的交往述评 (1932—1938)
  来源: [ ]

谈及现代文学史上著名的“东北作家群”,人们一般多会想到萧红、萧军及其创作。作为一个易于忽视的史实,二萧在成长过程中的交往史常常被简单化了,这一点就结果来看,既影响到了萧红、萧军的研究,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东北作家群”的整体研究。

按照萧军在其与萧红合著的小说集《跋涉》(作者当时署名为三郎、悄吟)“后记”的说法,即“这个集子能印出,我只有默记黑人弟和幼宾兄的助力——这全是用不着在这里感谢的”,人们不难读出“黑人”对二萧第一本小说集出版起到的作用。“黑人”是舒群的笔名。同为“东北作家群”重要成员之一的舒群于1932年3月开始为第三国际中国组工作。是年秋,他加入中国共产党,思想觉悟得到迅速提升。舒群为人热诚、慷慨,热爱文学,1931年秋是他文学生涯的起点(史建国、王科编著:《舒群年谱》,作家出版社,2013年版,第12页)。结合相关资料可以看到:舒群应于1932年上半年与“由武转文”的萧军结识。1932年春,萧军因在哈尔滨《国际协报》上发表《飘落的樱花》而与该报文艺副刊主编裴馨园结识。后经由裴馨园力荐,成为《国际协报》的“专访”并协助编辑“儿童特刊”(王科等:《萧军评传》)。至1932年5月,《国际协报》文艺副刊“集聚了三郎(萧军)、琳郎(方未艾)、黑人(舒群)、南蛮子(孟希)等一批富有朝气的年轻作者。这也是文艺副刊深受欢迎的原因之一。”此时,萧红已开始困居同城的东兴顺旅馆。困居期间,萧红也是《国际协报》文艺副刊的读者,“亦有资料表明,萧红在1932年5、6月间曾向该刊投过诗稿,署名‘悄吟’。虽然没有发表,但细腻的笔触、真挚的感情给编辑和裴馨园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以上引文均见叶君的《从异乡到异乡:萧红传》)。7月10日,《国际协报》文艺副刊收到年仅21岁、走投无路的萧红(当时名为张廼莹)的求救信。7月11日,裴馨园和编辑孟希以及舒群到旅馆看望萧红并和旅馆交涉。关于究竟是谁第一次探望了困境中的萧红,许多年来一直夹缠不清,不过,综合现有文献资料可知:首次探望裴馨园是带领三人去的,此次萧军并不在内。至于舒群在首次看望之列,可依据铁峰的《萧红文学之路》(1991)和《萧红传》(1993)两部书的记录。除此之外,赵凤翔在其《萧红与舒群》一文中曾记录:“第一个去旅馆探望萧红的人,就是舒群。他当时只有十九岁,是一个朴实憨厚的青年,他听说一个青年女子落了难,见义勇为,用组织上发给他的出差生活费,给萧红买了两个馒头、一包烟,那时大水早已漫过了头顶,舒群就把这些东西捆在脑袋上,游着泳来了,旅馆里已是黑洞洞的一片,大水已经钻进了一层楼,萧红躲在二层楼上,又饿又冷……那时天色已晚,外面是一片黑洞洞的汪洋,舒群无法再回去,就在这座倒霉的旅馆里蹲了一夜。萧红向他诉说着自己的处境,希望他能够把她领走,但是他的全家也正无家可归,他实在找不着能够妥善安置萧红的地方。”(《新文学史料》,1980年第2期)这个过程基本无误,近年来在萧红研究和传记写作方面取得突出成就的叶君在其《从异乡到异乡:萧红传》也记录了这个经过,但值得指出的是:这次探望不是首次,而是发生于二萧见面之后的8月。此时,哈尔滨已涨满大水,萧红最后是依靠自己登上搜救船离开旅馆的。

1932年底,舒群被任命为第三国际洮南情报站站长,以哈尔滨《五日画报》分销处的名义作掩护,从事情报传递工作,直到1933年秋。这一阶段,舒群以“黑人”为笔名,频繁于《国际协报》等刊物发表作品,创作渐入佳境。与此同时,他在哈尔滨与中共地下党员金剑啸、罗烽及许多左翼文化人士如塞克(陈凝秋)、萧军、萧红、白朗等过从甚密。他们经常聚会、举办文学和艺术沙龙,“东北作家群体”的雏形开始结成。“舒群和金剑啸以各种形式不断传达满洲省委和哈尔滨市委的方针、指示,渗透党的思想理论和路线,以新的意识和观念充实这些青年作家的头脑。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东北作家群当之无愧的实际缔造者、核心组织者、团队带头之一。”(史建国、王科编著:《舒群年谱》)具体至与二萧的关系,主要包括如下几个方面:其一,舒群曾于1933年4月4日哈尔滨《国际协报》副刊上发表特写《流浪人的信息——给三郎、悄吟》,后又于是年9月12日《大同报》副刊《夜哨》上发表诗歌《流浪人的消息——给松水的三郎与悄吟》,由此证明他与二萧之间非同一般的友谊。其二,舒群为二萧提供了重要的创作素材。舒群曾把从傅天飞那里听到的关于磐石游击队创建、发展的经过讲给二萧,萧军、萧红听后非常感动,当即要求舒群请傅天飞到家重新讲述一遍。这些故事后来成为萧军《八月的乡村》的素材,同时也在萧红的《生人》和《生死场》中有所反映。其三,共同参加文学社团活动、拓展文学园地。舒群、萧军、萧红曾参加金剑啸创建的“星星剧团”,在剧团里做演员,还曾和萧红一起主演白薇的独幕剧《姨娘》。但不久,由于当时社会环境等原因,剧团被迫解散。之后,舒群等成为长春《大同报》文艺周刊《夜哨》的主要撰稿人,三人经常在《夜哨》上发表作品。当然,对于最能体现舒群对二萧帮助的还是小说集《跋涉》的出版。舒群把在第三国际工作时节省下来、已经交给母亲的40元生活费要出,作为《跋涉》的出版费。舒群又亲自去《五日画报》社,找负责人做工作,暂时赊欠一部分印刷费。书样出来后,又帮忙校对。对于这种慷慨义举,二萧自是万分感激。但多年后,当有人问及此事时,舒群只是解释说:“萧军一直说我帮助了他,其实应该说是‘党’帮助了他,我哪来那么多钱?”(叶君:《从异乡到异乡:萧红传》)

1934年3月,哈尔滨处于白色恐怖之中,日伪当局到处抓人,疯狂迫害进步作家与革命人士。舒群为了免遭毒手,在友人的帮助下先行离开东北,来到青岛。刚在青岛安定下来,舒群便想起二萧在哈尔滨危险的处境,于是写信告诉二萧也来青岛。萧军、萧红于1934年6月辗转经大连来到青岛,在码头上受到舒群及其妻子倪青华的迎接。二萧先是被安排在倪家居住,后来在舒群和倪家帮助下在观象一路一号找到了两间住房,舒群夫妇和萧军夫妇结邻而居。“有时萧红、倪青华一起下厨做饭等萧军、舒群回来共进晚餐,两家人在一起和睦而融洽。”(史建国、王科编著:《舒群年谱》)今天在很多关于萧红、萧军、舒群的文献中常常出现的两夫妇四人在青岛四方公园的那张合影,可以作为舒群与二萧关系的见证。在青岛,二萧的重要收获就是在倪家的帮助下完成了《八月的乡村》和《生死场》的写作,而舒群也开始酝酿自己的小说《没有祖国的孩子》。期间,舒群和萧军曾结伴去上海,目的是与上海文艺界建立联系,未果。第二次舒群又去了上海,萧军没有去,萧红也不赞成去,但二萧以萧军的名义给鲁迅写了封信,后收到鲁迅的回信。就在二萧与鲁迅初步建立书信联系,刚刚将二人的书稿寄给鲁迅的时候,青岛的局势骤然发生了变化:由于叛徒的告密,舒群和倪家兄妹被捕,刚在青岛居住不到半年的二萧也在是年11月乘船前往上海。

舒群于1935年春获释,后于7月辗转来到上海,再度与二萧重逢。当时二萧和鲁迅已建立起师生友谊。舒群希望萧军将自己的作品《没有祖国的孩子》引荐给鲁迅,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这个愿望没有实现。此时,萧军、萧红、舒群、罗烽、白朗等一大批东北作家齐聚上海,他们团聚在一起,成为很多刊物如《作家》《文学》《光明》等的主要撰稿人。1936年5月,由傅东华主编的全国性文学刊物《文学》第六卷第五期发表了舒群的小说《没有祖国的孩子》,后编入上海生活书店印刷发行的短篇小说集《没有祖国的孩子》,1936年9月初版,1937年4月再版。《没有祖国的孩子》是舒群的代表作,发表后曾引起文艺界强烈的反响,它是舒群从事专业文学创作的开端。舒群由此一举成名,成为继二萧之后闻名上海的又一位东北作家。与此同时,左联杂志《光明》很重视东北作家群的创作,曾于1936年9月一卷七号专门编辑了《东北作家近作集》。这一时期,舒群与二萧在上海的活动还包括1936年8月共同纪念战友金剑啸、力争翌年出版金剑啸的作品;11月,舒群、萧军、罗烽创办杂志《报告文学》半月刊。至1937年初,舒群受进步学生青年组织负责人马加、雷加的邀请,来到抗日运动高涨的北平。

在舒群与萧军、萧红上海交往过程中,二萧之间经历了情感的波折:期间萧红曾去日本,萧军也曾去过山东。萧红于1937年初回到上海和萧军团聚,但两人感情上的裂痕已难以愈合。萧红于1937年4月独自前往北平,排遣心情。舒群知悉萧红到来,特意前来看望。“他们原来就是故人,相见之下非常高兴,恳谈之后心结解开,两个人都得以释怀。萧红一直以为舒群和她疏远,是因为他们出了名,到此时才知道是因为没有见到鲁迅先生的终身遗憾。”(史建国、王科编著:《舒群年谱》,作家出版社,2013年版,第25页)期间,舒群请萧红等一起逛北海,他们有时去公园散步、一起看电影、看戏,还去过长城,舒群的经常探望对北平期间萧红的情绪是一个很好的缓解。5月,萧红收到萧军来信,萧军在信中流露出不想与萧红共住北平而是期待她返沪的想法,萧红决意回上海。与舒群临别时,萧红将鲁迅先生修改过的《生死场》原稿送给舒群留做纪念。萧红回到上海不久,适逢金剑啸遇难一周年,流亡上海的东北作家决定出版他生前留下歌颂东北抗联的叙事长诗《兴安岭的风雪》,同时纷纷撰写诗文表达纪念。《兴安岭的风雪》在出版时,附录部分收录了萧军、萧红、舒群、罗烽、白朗等人的纪念文章。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舒群几经辗转后于10月来到武汉。二萧此时也从上海来到武汉,此外还有罗烽、白朗、罗荪等。从各地流亡到武汉的东北作家在武汉形成了很有影响的团体。1938年3月,丁玲、舒群主编的战地文艺半月刊《战地》在武汉创刊。该刊以西北战地服务团名义创办,团长丁玲当时不在武汉,刊物主要由舒群负责。当时,舒群住在读书生活出版社的书库里,心情苦闷的萧红常去看望他。“往往是一到舒群的住所,就把鞋子使劲一甩,便百无顾忌地躺倒在舒群的床上,两眼直愣愣地望着天花板发呆,每次去,舒群都劝她去延安。为此,两个人整整争吵了一天。因为当时萧红只想做一个无党派人士,对于政治斗争不感兴趣。”(史建国、王科编著:《舒群年谱》)萧红、萧军于1938年曾辗转西北,分手后,萧红与端木蕻良奔赴武汉,后避难重庆并于1940年1月抵达香港。1942年1月22日,萧红于香港去世。1938年武汉一别,成为她与舒群的最后一面。

舒群和萧军此后辗转各地,后在党组织的周密安排下,于1940年6月一道从重庆奔赴延安,开始新的人生旅程。此后,两人命运虽几经沉浮,但始终保持着深厚的友谊,直至终生。通过对舒群和二萧交往史的阶段考察,我们至少可以看到:其一,由于性格和思想等方面的原因,舒群在与二萧交往中始终发挥着组织、协调的作用,这一点在40年代之后舒群和萧军的交往中也能得到证明。其二,考察舒群与二萧的交往,人们还能发现“东北作家群”不仅是一个进步的作家群体,时刻受到左翼文学的影响,还在指导思想、理论宣传、组织引领上,实践着党的文艺方针路线。其三,由于对时代、社会的理解和人生际遇等方面的主客观原因,“东北作家群”在形成、发展过程中存在着道路选择的问题:他们进入关内之后,多数先来到上海,后在抗战背景下,或是奔赴延安,或是南下香港,道路的选择决定了他们的前途和命运,而这一现象,同样是研究“东北作家群”发展不可忽视的方面。

 

 


经    典    作    家    介    绍

舒群 (1913.9.201989.8.2) 原名李书堂,又名李旭东,黑龙江哈尔滨人。1932年参加革命工作,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到上海,开始发表作品,并加入左联。早期较著名的小说《没有祖国的孩子》发表于19365月《文学》65号。他描写一个失去家园的朝鲜少年在我国东北地区遭日本侵略者凌辱压迫并起来反抗的故事。 

抗日战争爆发后,抵达陕北,在八路军总部任随军记者。1940年起,先后任延安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教员、系主任,《解放日报》四版主编,东北文工团团长。胜利后担任过东北局委副主任,东北大学副校长,并筹办东北电影制片厂。任厂长,东北文联副主席。后来曾任中国作家协会秘书长,文工团团长,一度在鞍山钢铁公司做党的工作。

他写过两部长篇小说:《第三战役》和《这一代人》。因为50年代后期受到错误处理,作品随着作家遭逢厄运。前者文革中原稿被抄,不见下落,未能出版。后者1962年出版过,印数很少。直到1982年编辑《舒群文集》时才再版问世。这部长篇小说真实地描绘了50年代初期经济建设的图景,生气勃勃的气氛跃然纸上,性格鲜明,语言练达,是一部优秀作品。

 “文革结束后,创作有新的成就,获奖短篇小说《少年Chen女》在平淡的白描中揭示现实,具有独特风格。尤其是连续发表的《毛泽东故事》,更见艺术功底,思想的深度和艺术的独创性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些故事远在30年前就开始动笔,经过长期酝酿琢磨,再三修改锤炼才得以完成。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法律声明| 浏览建议 中国现代文学馆版权所有  隐私保护
京ICP备12047369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