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经典作家专刊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经典作家专刊
【草明】:我的老师草明
  [ ]

   

    时光无言老去,惟有春风可以吹绿记忆。

    每次路过安定门立交桥,总要抬头望一望东北角那座浅米色的三角楼,四楼西斜向南的几扇窗子,有时或许亮起灯光,玻璃上依稀映出遥远而清美的晚霞。那几间屋子留存着我一生值得珍视的回忆,那是草明曾居住的地方,也是我曾工作的地方。我1986年正式从北京第一机床厂调入中国作家协会,担任草明的专职助手。在中国作协,一批副部级以上的专业作家均配备秘书,据说这是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延续的体制。如臧克家、艾青、丁玲、罗烽、冰心、沙汀、舒群等都是这样。

    我和草明从相识到交往整整29年,她指导教诲我走上文学之路,把我从一个普通铸造工人,培养成为作家。草明是我的恩师,我是她在任何场合公开认可的最后学生。她高中时因从事进步文学,被广东国民党军阀陈济堂通辑。于是,她背井离乡来到上海加入“左联”,师从鲁迅。以《倾跌》《大冲围的农妇》《缫丝女工失身记》斐声文坛,后被捕入狱,经鲁迅援手营救。1936年与胡风、张天翼、欧阳山、尹庚创办左联机关杂志《现实文学》。1937年“七七”事变后以《救亡日报》记者身份奔赴前线。1938年奉周恩来之命与廖沫沙、周立波、欧阳山到沅陵创办《抗战报》。1940年在重庆由凯丰、沙汀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奔赴延安,任中央文艺研究院特别研究员。1942年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草明是新中国工业文学的拓荒者,是我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终身为工人写作的作家。她一生尊崇毛泽东指教,走与工人相结合的道路。因而,在她生命最后的岁月,无论大脑怎样失去正常反应,毛泽东、周恩来、鲁迅的名字和她创建的每一个工人文学创作基地,她依然记忆犹新。无论是鞍钢,还是北京第一机床厂,她每建一个文学基地,不仅劳动在生产一线,更利用业余时间举办工人文学写作班,几十年如一日,义务辅导工人写作。培养了李云德、王世阁、王维洲、张锡、梁泊、王恩宇、陈建功、高鸣岐、赵兹、张征等40多位工人作家,其中近20人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其余均为省市作协会员。陈建功最终成为中国作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这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是绝无仅有的。1973年春天我在北京第一机床厂工人创作班有幸与草明结下师生之缘,直至1986年调入中国作协担任她4年多的专职秘书,我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严格说,与草明老师关于文学和各种对话交流,远远多于我的母亲。草明的人格是高尚的,纯粹的。她一生著书40多部,全部写的是工人,这是她心灵与信仰最美的坚守。

    近距离接触草明,使我对她有了全新而又更深入的了解。那时的中国作协还暂时在沙滩北街2号老文化部院内南侧的木板楼办公。一次我到机关取信件后刚要离开,鲍昌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他时任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鲍昌待人平易和蔼。他微笑地问我:“在草明身边工作怎么样?”我说:“挺好。”他随即问了我个人的一些情况然后说:“草明同志是一位非常值得尊重的老作家,当年在延安受过毛主席的多次接见,希望你好好工作,多向她虚心学习。”我当即诚恳表态。鲍昌又说:“草明一生为工人阶级写作,最后找你这样的工人作家当助手,合情合理啊。”中国作协有个老作家党支部,每月至少在木板房的会议室活动一次。这个支部非同寻常,有丁玲、艾青、沙汀、罗烽、舒群、白朗、康濯、曾克、禄斐、李凖、柯岩、高瑛等,全是老资格的文坛大家。除丁玲1986年去世,我和其他前辈非常熟悉,尤其和罗烽、白朗、禄斐、李凖、柯岩交流更多些。后来草明搬到安定门作协宿舍的三角楼后,家中来的文化名人更多了。有次从机关回去,客厅里端坐着一位大眼睛颇有风度的老人,她高贵淳朴,非常和蔼,草明让我叫她朱老师,她站起身和我握手。后来才知道她是王稼祥的夫人朱仲丽。草明和邓颖超、朱德元帅夫人康克清、李富春夫人蔡畅私交非常好。康克清在301陆军总院住院时,我陪草明去看望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草明是一至六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二届政协委员申报时不知何种原因没有草明,周恩来审阅时发现后马上提出增补。

    我陪草明几下广东,包括回到她的故乡顺德。顺德80年代末迅猛崛起,非常美丽富有。顺德人以草明为骄傲接待隆重热情,我们当时住在风景古雅、精致秀丽、大名鼎鼎的清晖园,每次去广东,都由顺德当地的作家马以君陪同。而每次去广州,草明都要让我陪她去小岛看望曾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的李坚贞。李坚贞一生充满革命传奇,是红色娘子军吴琼花的生活原型,也是新中国第一位女省委书记。我们还去叶选平家,叶选平60年代至70年代初为北京第一机床厂总工程师,加之草明和叶剑英元帅很熟,叶选平对草明非常热情还有一个原因,草明是毛岸青的私人教师,在战争年代和解放初期,他们早已结下友谊。草明一旦回到广州,几乎所有文学艺术界的名家都争相接待,陈国凯是当年省作协的党组书记,其他如秦牧、赖少奇、于逢、易巩等文学艺术名家纷纷而至。但对我最有神秘感的是她和欧阳山的会面,可惜一次都没带我去。但欧阳山来京开会到三里屯看望草明我却在场,欧阳山当时不仅是中国作协副主席,还是中顾委委员,他的《三家巷》《苦斗》影响了几代人,在文学史上有着不可动摇的位置。草明上高中时追随他走上普罗文学的道路,两人在共同信仰、共同文学价值观、共同为新中国奋斗历程中相识相恋,直到结为伉俪。文学艺术家都有独特个性,男女之情是永不枯竭的主题。他们在延安的婚变,惊动了毛泽东。

    1945年11月延安的枣园,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草明经组织批准去东北新区工作。临行前她在邓颖超那儿吃过饭,然后去向毛泽东汇报告别。毛泽东支持她深入生活,支持她到火热的斗争一线,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这种说法而今听起来不合时宜,但这是那个时代的作家必由之路,因为一个旧的世界将要灭亡,一个新的国家和民族将要崛起。毛泽东一边吃饭一边问草明:听说你跟欧阳山离婚了?草明慌乱回答:是的,我现在没有感情了。毛泽东纠正她说:怎么会没有感情哩,感情更洗练了,今后更应该把精力集中到工作中去了。于是,草明和毛泽东握手告别。人生如梦,岁月匆匆,当我期待和我看到的欧阳山与草明再见,两人都已霜满秋山雪满头。欧阳山显得个性深沉,草明则袒露出从容平静。那曾经的生死与共,爱恨情怨,在相对的视线中清澈如水。他们就像相识多年,谈吐默契的老朋友,让历史的疾风骤雨,在顷刻间天明地净,温暖如春。

 


草明介绍

草明 (1913~2002)原名吴绚文。女。广东顺德人。中共党员。高中毕业。1932年加入左联,历任左联小说研究组成员,左联机关杂志《现实文学》创办人(之一),《救亡日报》记者,延安中央研究院文艺研究室特别研究员,东北文协、东三省作协分会副主席,辽宁作协主席,北京市作协专业作家,全国第二、三、四、五、六、七届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历届理事,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1931年开始发表作品。195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乘风破浪》、《神州儿女》,短篇小说集《女人的故事》、《草明短篇小说集》等,散文集《草明文集》(六卷)、《在和平的国家里》、《草明选集》、《草明散文集》等,中篇小说集《草明小说选》、《缫丝女工失身记》、《原动力》等,长篇传记文学《世纪风云中跋涉》,报告文学《鞍山的人》等。1987年曾获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优秀作家称号。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法律声明| 浏览建议 中国现代文学馆版权所有  隐私保护
京ICP备12047369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