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经典作家专刊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经典作家专刊
【陈白尘】:《升官图》的问世与上演
  [ ]

1945年8月,经过八年浴血奋战,抗战终于胜利。国民党各级官员忙于去各地“劫收”,一时贪污、腐败之风更炽。时任《华西晚报》副刊《艺坛》主编的陈白尘见过不少流氓政客的丑恶嘴脸,各级官员的升官发财、巧取豪夺搜刮民脂民膏等丑行也屡有所闻。在读到一位读者来稿揭露国民党统治下四川某县一群贪官污吏丑行的20首竹枝词后,从中受到启发,决心以《升官图》为名写一出戏来对当局进行一番大暴露、大讽刺,表达人民群众对腐败政权的痛恨,对争取自由民主的迫切要求。

时外界谣传陈白尘被捕,或说其系中共江苏省委负责人。为了安全起见,他辞去副刊主编之职,携夫人迁居晚报负责人之“觉庐”,这给了他静下来写作的时间。《升官图》开始写作应该在1945年10月10日之后,经过三个星期,这出戏在10月底终于完成。此时重庆和成都新闻界掀起了自动拒检运动,不再接受当局的新闻检查。因此,《华西晚报》副刊《艺坛》从10月下旬开始按日连载,顺利地在11月初连载完毕。

该剧除了序幕和尾声,中间分为三幕五场,主要讲述了两个强盗为躲避追捕,在一个风雨之夜威逼一个看门老头躲进了一所古宅。他们在睡梦中做了一个升官发财的黄粱美梦。在梦中,两个强盗趁知县受伤、秘书长丧命之机冒名顶替知县和秘书长。秘书长诡计多端,巧嘴滑舌,善于应变,不但使知县成为他的傀儡,还威逼利诱并取得了真知县太太的合作,利用官场上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关系,拉拢警察局长,牵制了财政局长。在财政局长认清了其真面目之后,不但未惊慌失措,而是抓住他的软肋,与之周旋,最后与财政局长为了共同的利益握手言欢。在迎接省长时,他知道怎样取悦省长,并把老奸巨猾的省长玩于股掌之上。当他们兴高采烈欢送省长之际,人民群众揭竿而起,把他们打翻在地。这两个强盗从梦中惊醒后也被官方抓获。最后,看门老头意味深长地说:“鸡叫了,天快亮了。”作者借梦境来映射现实,用夸张的手法淋漓尽致地对国民党的腐败进行了暴露与讽刺,生动地描绘了一幅官僚政治下的群丑图。这出戏显然受果戈里《钦差大臣》的影响,以冒名顶替的手法把强盗变身为县长和秘书长,借他们的经历来暴露国民党官僚集团逢迎谄媚、无恶不作的丑恶嘴脸,展现了“官即是匪,匪即是官”的社会现实。

1946年1月初,陈白尘携带《升官图》手稿前往重庆交给《新民报》副刊主编。刚成立的现代戏剧学会(主要成员都是陈白尘在四川戏剧学校的学生)就计划把此剧搬上舞台,无奈力量单薄,合法的演出团体身份都无法取得。正好此时中华剧艺社刚从成都回渝,该社是登记过的演出团体,并在观众中有广泛影响。在中共南方局及阳翰笙领导下,陈白尘和应云卫协调,决定以中华剧艺社的名义(主要是现代戏剧学会)排演《升官图》。在导演刘郁民的主持下,此剧排演共用了十余天,以七星岗的江苏同乡会礼堂作为演出地。1946年2月25日,话剧《升官图》在重庆进行首演。主要演员有谢又开、刘沧浪、刘曦、阳华、王侠等。显然,这样讽刺当局的戏,国民党当局要百般阻挠,阴谋捣乱,甚至唆使特务把剧场大门口当作公共厕所来阻止观众进场观看。但是,在党组织的领导下,现代戏剧学会与当局进行了巧妙的斗争,保证了演出的正常进行。为了扩大宣传,《新华日报》以及《新民晚报》从2月25日至4月17日,几乎天天都有《升官图》演出广告。叶丁易还为《升官图》题诗,并作为广告内容刊出。在重庆的演出分两个阶段,2月25日至3月14日,在江苏同乡会礼堂共演24场,3月15日至4月14日,在重庆中央公园的民艺馆演19场。为了配合公演,现代戏剧学会专门制作了《〈升官图〉演出特刊》,陈白尘也写了《序〈升官图〉的演出》(后发表于1946年2月28日的重庆《新民报》晚刊)。开始几场反应比较平淡,后来影响越来越大,外地观众纷纷涌来,致使场场爆满。陈波儿、叶挺、邓发、秦邦宪、董必武等人都曾前来看戏。《升官图》在渝演出后,影响很快波及全国各地。

重庆公演刚一结束,在中共上海局文委及于伶的领导下,上海剧艺社也很快把《升官图》搬上上海的话剧舞台。为了扩大影响,该剧从4月13日起连续在《申报》刊出了演出预告。如在4月23日的广告中,对该剧有全面的介绍:《升官图》25日起荣誉演出,上海剧艺社荣誉贡献,轰动陪都四幕讽刺大喜剧。陈白尘编剧,佐临导演。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诙谐滑稽,令人突梯。阵容:唐远之、何学初、蓝马、曹韦等18人。各地方言穿插,南北杂耍表演,热闹非凡,笑痛肚皮。官场活现形,人间绝妙事!地点,光华戏院。从4月25日开始,中国剧艺社连续在光华戏院上演《升官图》,一直到8月21日,连续上演共100多场,剧院门口拥挤了4个月之久,有近20万观众观看该剧,成为1946年度剧坛的最高纪录。《申报》的剧评对该剧有极高的评价:“《升官图》的上演,一扫过去话剧卖座的冷清,不是只由于铜钱眼、保险柜等装置的新奇,漫画化的化妆……《升官图》得着大量观众的喜爱,这是因为编者、导者、设计者、演者在这个戏里表达了观众自己的感情,对这群人物的痛恨与诅咒。”上海的《升官图》上演前后,《申报》《联合画报》《艺文画报》《新星》《海涛》《青年与妇女》等数十家报刊适时地刊出了关于《升官图》的介绍与评论。田汉和郭沫若还为《升官图》的上演作诗唱和。社会各界的持续关注,使《升官图》冲破上海当局的重重阻挠,得以顺利连演上百场,造成了持续的轰动效应。

香港和延安也接连在1946年把《升官图》搬上舞台。1946年8月8日,经过多月的排练,香港的中原剧社一连四晚假座加路连山道孔圣堂演出。导演章泯,演员有徐疾、李门、马孟平、梁枫等人。演出用粤语,每个演员都能充分了解广东观众的口味,通俗而不庸俗,逗人笑而又不致令人忘记这剧本所表现血淋淋的现实。香港的《华商报》也配合该剧的演出,刊出了周钢鸣、吕剑等的剧评,使香港同胞感受到了国民党政权的腐败,感受到国内同胞正饱受腐败政府的剥削痛苦。延安也在1946年10月中旬上演了《升官图》。主要由延安平剧研究院以话剧的形式演出。平剧院本是京剧的研究演出团体,但为了尽快把《升官图》搬上舞台,决定尝试由京剧专业剧团演话剧。导演是由重庆到延安的刘郁民。在排演中,试图融平剧艺术与话剧艺术于一炉,在音乐伴奏、舞台动作、表演、化装、服装、舞台美术等方面都运用了平剧的一些夸张手段,导演上的崭新手法大大丰富了原著的特色。参加这次演出的演员主要有任均、方华、薛恩厚、肖甲等人。《解放日报》也在10月份刊出了石天、冯牧、魏深等对该剧的介绍和评论,配合对《升官图》的广泛宣传。

除了以上四地有《升官图》的上演之外,昆明、北京、宁波、杭州等地纷纷排演《升官图》,使该剧在全国范围内得到了持续的上演。在以后几年里,各地展开反内战争民主运动,各地的剧团以及全国的大中学校都演出过《升官图》,这部戏在各地成为一颗颗炸弹,把国民党政权炸的摇摇欲坠,加速了其政权的灭亡。

随着《升官图》在重庆首演,《升官图》在社会的影响越来越大。为了让更多读者阅读这部戏剧,单行本也很快提上了出版计划。由于此前陈白尘曾在重庆群益出版社出版过《岁寒图》,有过良好的合作。《升官图》自然就纳入了“群益现代剧丛之四”,并于1946年4月出版问世。附有陈白尘写的《为〈升官图〉演出作》一文。出版社特在《新华日报》5月1日刊出了促销广告,文字如下:

这是作者在胜利前后最得意的一部讽刺喜剧。作者的喜剧才华,在这里有了最高度的表现,而主题的深刻严肃,讽刺之尖锐刻毒,尤为当代诸家剧作中所鲜见,我们如果誉为民主运动的剧作中的第一道光芒,是丝毫也不夸张的话。本剧前在渝上演,盛况空前,现正在沪、昆等地纷纷上演,现已出书,全书用间料纸精印。

该书初版问世之后,后又于1947年9月再版一次。

由于重庆与上海的交通不畅,重庆版的《升官图》很难运往上海。上海公演《升官图》后,读者阅读《升官图》的意愿强烈,吴祖光、丁聪主编的《清明》(月刊)及时地在1946年5月1日的创刊号及第2号重刊了《升官图》。为了配合该剧,还刊发了陈波儿的《从〈升官图〉学习》,她高度评价了这出戏:“白尘先生这个新的成功作,在全剧的结构上是很完整的。像这样完整,内容真实的讽刺戏剧,在中国还不算多。……《升官图》比《钦差大臣》更有现实意义。”由于群益书店上海分社的开张,沪版的《升官图》也在1948年8月问世,列为“群益现代剧丛之三”。书店还特地为该书重拟了宣传广告,文字如下:

继《结婚进行曲》《群魔乱舞》《乱世男女》后的一个讽刺喜剧,是大后方官僚政治的横断面,是中国的《巡按使》,像果戈里的笔触所指,使人带泪的笑,而怀着最大的愤恨。

后又于1949年6月印行第2版。据《郭沫若与群益出版社》一书中统计,仅沪版《升官图》就印了8000册。此外,还有大连光华书店1947年2月、9月和1948年7月印行过《升官图》三版;佳木斯的东北书店也在1947年印行过一次。总之,随着《升官图》在全国各地的上演,《升官图》的单行本也不断在各地问世,让这部戏更加深入人心。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法律声明| 浏览建议 中国现代文学馆版权所有  隐私保护
京ICP备12047369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