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经典作家专刊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经典作家专刊
【茅盾】:一片丹心照汗青——茅盾最后一方印章征集札记
  [ ]

今年年初,我在赴京向茅盾的儿子韦韬先生征集茅盾档案时,向韦老问起了茅盾印章的相关事情。韦老对我说:“父亲的印章前几年我已分别捐赠给了两个纪念馆和有关单位,现在自己只留着父亲最喜欢用、直到辞世前也不离他身旁的那一方了,这也是父亲留给我最值得纪念的东西了。”鉴于这个情况,我也不好意思再向韦老提起征集印章之事。 

11月8日,茅盾、丰子恺档案捐赠仪式暨《茅盾、丰子恺珍贵档案展》将在桐乡举行,桐乡市档案局(馆)也与浙江大学出版社联合出版了《茅盾珍贵手迹·游苏日记》一书。为使新出版的手迹书籍盖上茅盾印章而愈显珍贵,我又冒昧与远在北京的韦韬先生电话联系,请先生来家乡参加捐赠仪式时顺便带着那方印章借用一下,不料韦韬先生很幽默地说:“既然你向我提起那方印章,那我就先对你说了吧,否则我想来桐乡时给你们个惊喜的,这方印章我要捐给家乡档案馆了。我想,父亲的档案全部回家乡了,这方印章也应该回家。” 

就这样,11月8日韦韬先生在参加茅盾、丰子恺档案捐赠仪式暨《茅盾、丰子恺珍贵档案展》开幕式时,将这方珍贵的印章捐给了桐乡市档案馆,我们随即用它盖在了《茅盾珍贵手迹·游苏日记》的扉页上,以给读者带去永远的纪念。 

茅盾先生的这方印章用鸡血石镌刻而成。鸡血石主产于浙江昌化玉岩山,是中国特有的珍贵石种,一般用于刻制印章。鸡血石最早发现于明代初期,盛名于清代,康熙、乾隆、嘉庆等皇帝十分赏识昌化鸡血石,并将其作为宝玺之章料。清代乾隆皇帝下江南时,天目山禅源寺主持曾献上一方昌化鸡血石,后制成“乾隆之宝”印,现藏于故宫博物院。1972年中日建交时,周恩来总理曾将一对昌化鸡血石印章作为国礼馈赠于田中角荣首相。由此,昌化鸡血石在日本名声大振,并很快波及港、台和东南亚诸地。茅盾的这方鸡血石印章质地温和滋润,面面见血,鲜红的鸡血以条带状渗入于印章诸面,堪称石中精品。印章呈正方型,高61毫米,边宽16毫米,篆书“茅盾”两字,字体古朴典雅,秀气飘逸。边款“朴堂作于沪上,一九六二年十二月。” 

署名“朴堂”的作者,应为当年任职于上海博物馆的篆刻家吴朴堂。吴朴堂(1922——1966)原名朴,字厚庵,浙江绍兴人。吴朴堂虽籍绍兴,少年即居杭州。他幼承家学,更得名师王福庵指点,治印工力极为精深,又眼界宽阔,不以师门自囿,致力创新,独具面目,而倍受印学界推崇。吴朴堂十九岁时曾为阮性山治印,1947年加入西泠印社时才二十五岁,属早期社员中最年轻者之一。民国三十五年(1946),受王福庵的推荐,吴朴堂曾供职于国民政府南京总统府印铸局,任印铸局技正,专门负责官印之篆稿,并亲手为蒋介石治过印,如“总统之印”等均出于他手。解放后,吴朴堂得到陈叔通的推荐进入上海博物馆工作。他埋首于文物及学者堆中,自称“枯木逢春”,学识与技术精进不已。吴朴堂之印纯出传统,静逸隽秀,精整雅致。他平素对粗边细文之小型古玺较着意,曾费两年工夫,收集、遴选并临刻四百方,辑成《小玺汇存》四卷,刊行后,深获印学界赞誉。1963年,应陈叔通之请,吴朴堂曾刻制“毛氏藏书”印,赠于毛泽东主席。吴朴堂在刻制这方印时,妥善处理了“毛氏”和“藏书”四字笔画疏密的关系,布局精妙,深得毛主席喜爱,他的所有藏书上均盖上了这枚藏书章。由此可见吴朴堂在印学界地位之崇高。 

我们今天已无法知晓当年由朴堂先生镌刻茅盾这方印章的经历,但从刻制迄今已四十余年,而茅盾辞世前还一直在用这方印章不离身边左右的故事看,可见茅盾先生对它的钟爱之深。名材所制、名师所刻、名人所用,而使这方印章愈加珍贵。 

放置印章的盒子包着的锦缎,由于年代久远,已然失去了它往日熠熠的光彩,盒子边角也有磨损,露出了锦缎后面的硬纸板,而印章上红红的鸡血深沁石质中,却依然是那么地鲜艳夺目,动人心魄。目睹印章,不难想象茅盾先生带着它所经历的人生不平凡的风风雨雨,而从那鲜红如泣血般的着色中我们更能感悟到的是茅盾先生那颗永远忠于党、忠于人民的赤子之心。 

                             (作者单位:浙江省桐乡市档案局)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法律声明| 浏览建议 中国现代文学馆版权所有  隐私保护
京ICP备12047369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