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经典作家专刊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经典作家专刊
【冰心】:冰心翻译《先知》
  [ ]

1927年冬,冰心从美国友人那里初次读到纪伯伦的散文诗集《先知》,就被这本书“满含着东方气息的超妙的哲理和流利的文词” 所吸引。她很快就组织 “习作”班的同学翻译起来,可惜那些译稿没有收集起来。1930年春,她重读此书,觉得此书“实在有翻译价值”,因此她独自开始翻译,寄给天津《益世报》》的文学副刊,4月18日开始逐日连载,直到该报副刊停刊为止。 

1931年,吴文藻偕冰心回到江阴老家省亲。吴文藻的姐姐,当时在南翔住,就请弟弟、弟媳到她家小住,并把父母亲也接过来团聚。这次南行,吴文藻和冰心花费颇多,回到北京,深感手头拮据。冰心想到新月书店,希望能预支一点稿酬。恰巧书店的财务张禹九(禹铸九鼎之意)是吴文藻在清华时的同学,他又是张君劢的弟弟,冰心因王世瑛的关系,和张禹九也熟悉,所以预支一点稿费也就不成问题。况且他们知道冰心愿意译书,第二天就派人送了五百元给冰心。经济紧张的局面得到缓解。 

冰心就抓紧时间把《先知》翻译出来。1931年9月,新月书店分甲种和乙种出版了《先知》The Prophet的中译本,一种译本的规格为32开,共125页,并附有纪伯伦为此书所绘的12幅插图。 

第一位译介纪伯伦作品的是茅盾先生。1923年9月3日和17日,他在《文学周刊》杂志上发表纪伯伦的五篇散文诗译文,他们是《批评家》、《一张雪白的纸说……》、《价值》、《别的海》和《圣的愚者》。这几篇译作不长,但他揭开了中国—黎巴嫩、中国—阿拉伯文化交流新的一页。冰心则进一步地介绍了纪伯伦。 

冰心在1962年又开始翻译纪伯伦的另一部诗集《沙与沫》(Sand and Foam),部分译文刊登在1963年1月《世界文学》上。1981年12月《外国文学季刊》全文发表了冰心译出的《沙与沫》。1982年7月原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冰心译出的《先知》、《沙与沫》合集,这是在我国问世的第一部纪伯伦作品合集。1996年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了由陈恕编辑、冰心译的《先知》、《沙与沫》英汉对照本。 

1995年,冰心翻译纪伯伦的《先知》、《沙与沫》获黎巴嫩国家级雪松骑士奖,同年,她还获得中国作家协会颁发的彩虹翻译荣誉奖。 

1995年3月7日北京医院三楼小会议厅充满了温馨和喜悦的气氛。黎巴嫩共和国驻华大使法利德·萨马哈将一枚黎巴嫩最高奖赏的“雪松骑士勋章”佩戴在冰心胸前。黎巴嫩总统利亚斯·赫拉维亲自签署了第6146号命令,授予冰心这枚国家级勋章,以表彰她为中黎文化交流事业所作的贡献。 

黎巴嫩驻华大使法利德·萨马哈在授勋仪式上讲了下面一段话: 

……我们今天颁发勋章,是为中华民族的优秀品质加冕。如此象征性地在谢冰心女士身上得到体现的这些品质是由兼收并蓄、坚忍不拔、顽强拼搏和诗一般的温馨融汇在一起的一种民族精神。从年轻时起,她便敏感地感受到另一位思想家、伟大的黎巴嫩作家纪伯伦的深奥哲理和诗一般的呼唤。 多亏了这位伟大的女士,纪伯伦的声音和他的人文思想和诗一般的呼唤才能得以不仅在黎巴嫩和美国而且在中国传播……亲爱的朋友们,要赞扬冰心,单靠语言是不够的,他们听起来就像沧海中的小溪一样乏力。 所以,我最好就此打住。此处无声似有声。我深信冰心懂得我的意思,因为她翻译过《先知》中论“谈话”的章节,纪伯伦是这样说的:“当你不安于你的思想的时候,你就说话……在你许多的谈话里,思想半受残害。” 

冰心在授勋仪式上致辞: 

黎巴嫩政府经总统亲自批准授予我国家级雪松骑士勋章,我感到十分荣幸。这个荣誉不仅是给予我的,也是给予12亿中国人民的。对此我深表感谢。 

我喜爱纪伯伦的作品,特别喜爱他的人生哲学,对爱的追求,他说:“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真正伟大的人是不压制人也不受压制的人”。这些深刻的真理名言,在他的作品中比比皆是,他的作品深深地感染了几代人。纪伯伦不仅属于黎巴嫩,而且属于中国,属于东方,属于全世界。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法律声明| 浏览建议 中国现代文学馆版权所有  隐私保护
京ICP备12047369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