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经典作家专刊 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经典作家专刊
【冰心】:在自然中微笑的安琪儿
  [ ]

城市在不断扩张,高楼大厦总在不知不觉间如雨后春笋般地疯窜出来,然而,现代都市人却发现生命的空间越来越狭小。人们在水泥丛林的夹缝中左冲右突,灵魂越来越累,心儿越来越老,可是,能安顿灵魂的绿色家园似乎越来越远,能抚平心灵皱纹的自然之风也总是那么遥不可及。

是的,当国人因过度开发而越来越远离大自然时,当自然灾害频发让人忧心忡忡倍感无奈时,我就不由地想,我们能否再读一读冰心?冰心的作品里有风的清新,有草的柔美,有大海的壮阔,有田园的恬淡,她让我们回到自然的本真,她让我们拥有纯洁的童心,她以一种呵护自然生命的审美观照,让人类返璞归真,诗意地栖居。 

于是在那些充溢着自然气息的作品中,我看到一位温婉美丽的女子,精致的云鬟衬着一张白皙的小脸,一条紫罗兰的披肩搭在淡蓝色的旗袍上,在如水的月光下款款地走过深深的雪、细软的沙、浓绿的树荫、蜿蜒的海滨……突然,她在一座巍峨的冰山前驻足,我能感受到她胸中正升腾起一种圣洁而又美丽的庄严,似乎面对的是一个女神:“抬头望,前面矗立着一座玲珑照耀的冰山,峰尖上庄严地站着一位女神。”(《冰神》)然后,她又翩翩然走向草地,蹲下身子,轻轻地抚摸着那小小的弱弱的野草,眼里满是爱怜:“弱小的草啊!/骄傲些罢/只有你普遍的装点了世界。”(《繁星》)随即,她悄然折回海边,面对辽阔的大海轻轻地倾诉自己的生命期许和渴望:“造物者——/倘若在永久的生命中/只容有一次极乐的应许/我要至诚地求着:/‘我在母亲的怀里,母亲在小舟里/小舟在月明的大海里。’”(《春水》)然后,我看到病中的冰心,慵懒地倚着窗台,脸色苍白,但神情依然那么安详圣洁,面对自己脆弱的生命,吟咏的却是自然生命的勃勃生机:“温暖的阳光,穿过苇帘,照在淡黄色的壁上。浓密的树影,在微风中徐徐动摇。窗外不时的有好鸟飞鸣。这时世上一切,都已抛弃隔绝,一室便是宇宙,花影树声,都含妙理。”(《闲情》)于是,她柔柔地起身,把散发着幽幽香气的牡丹、水仙、梅花置于床头,感觉这些花儿便是她浓睡中“看守我的安琪儿”。 

更打动我的是,这位美丽的女子在自然面前始终是温柔的,谦卑的,她把自然放在与人类同等的高度,晨光中带露的花儿,风雨中无言的树,夜幕下闪光的星辰……都是她亲密的朋友和亲人,她和它们对话:“只有早晨的深谷中,可以和自然对话。计划定了,岩石点头,草花欢笑。”(《山中杂感》)也可以和它们约会:“倾斜的土道,缓缓的走了下去——下了几天的大雨。溪水已涨抵桥板下了。再下去,沙上软得很,拣块石头坐下,伸手轻轻地拍着海水……儿时的朋友呵,又和你相见了!”(《往事(一)》)还可以充满爱心地呵护它们:“小弟弟呵!/我灵魂中三颗光明喜乐的星。/温柔的,/无可言说的,/灵魂深处的孩子呵!”(《繁星》)我似乎可以触摸到,在冰心柔软的心灵中,满满的都是她对自然万物的钟爱,她多么希望和它们和谐相处,互相倾诉和交流啊! 

就这样,温婉的冰心从大自然中,慢慢地走进了我的梦中,走进了我的心里,让我那颗在浮躁的世态中日益焦虑不安的心,就这样在如此美好而温馨的自然气息中,不知不觉地舒缓、净化,获得一片安宁与平和。 

我一直认为,美丽的文学祖母冰心“有了爱就有了一切”的博爱情怀,不仅表现在她对母爱的颂扬,对童真的向往,更表现在她对大自然的无比钟爱和呵护。她在《繁星》中说:“我们都是自然地婴儿/卧在宇宙的摇篮里。”在冰心的哲学里,人就是自然的孩子,宇宙自然就是生命的摇篮,它那丰美的阳光雨露风花雪月,让人的肉体生长,让人的心灵滋润,也让人的精神安详。 

因此她对母爱的最动人的赞美,是与对自然的赞美融合在一起的:“母亲呵!你是荷叶,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你,谁是我在无遮拦天空下的荫蔽?”(《往事(一)》)在这里,生命与生命之间产生了共鸣和融通。她对童真的向往,也是与对自然的向往相交融的,在她的笔下,大海是一个绮丽的童话世界,里面居住着一个美丽而尊贵的女神:“她住在灯塔的岛上,海霞是她的扇旗;海鸟是她的侍从;夜里她曳着白衣蓝裳,头上插着新月的梳子,胸前挂着明星的璎珞;翩翩地飞行于海波之上……”(《往事(一)》)在童真的视野中,淳朴的自然如童话般美好,让人与之相和相谐,因为 “除了宇宙,最可爱的只有孩子”(《可爱的》)。 

在冰心眼中,大自然是美丽的,也是充满生命力的,山水花草与人一样,都是有情感、有灵魂、有生命的主体,让人尊重和敬畏,更让人亲近和呵护。她的作品,就这样以一种平等的情感态度,为我们展开了一幅幅生机盎然、清新秀丽、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甜美画面,让人感动和神往。我相信,她诗文中所营造的一个个宁静恬淡、清雅秀美的意境,已经净化了无数人的心灵,陶冶了无数人的生命。 

二 

冰心的一生都在不断追求和完善她的“爱的哲学”,她说:“爱在右,同情在左,走在生命路的两旁,随时播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香花弥漫,使穿梭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也不是悲凉。”(《寄小读者》)她生长在一个充满温暖、书香洋溢的家庭里,从小就受到传统文化的熏陶。十岁时就跟着舅父学习《论语》、《唐诗》等传统文化经典,十一岁时就看完了《说部丛书》,对中国传统文化中 “天人合一”,物我相通的自然本位观有深刻的理解和把握。 

23岁时她获得了到美国留学的机会,接触了许多不同的西方美学,由此反观东方美学,她被印度诗人泰戈尔的美学思想深深吸引了。她曾经翻译过泰戈尔的诗集《吉檀迦利》、《园丁集》等,在翻译过程中,她已深受感染,她曾说《繁星》、《春水》的创作是受了《吉檀迦利》、《飞鸟集》的影响。泰戈尔热爱大自然,提倡“梵我合一”,认为“梵”即自然,是可以赋予任何一种形式的生命,树、花、草、人,都是和谐统一的整体。在诗中,泰戈尔用充满哲理的语言赞美自然美,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这种和谐的自然观在年轻的冰心内心引起了极大的震撼,她在《遥寄印度诗人泰戈尔》中写道:“你的极端信仰——你的‘宇宙和个人的灵中间有一大调和’的信仰;你的存蓄‘天然的美感’,发挥‘天然的美感’的诗词;都渗入我的脑海中,和我原来的‘不可言说’的思想,一缕缕的合成琴弦,奏出缥缈神奇无调无声的音乐。”正是泰戈尔的影响,使年轻的冰心感受到了人与自然之间那种微妙的生命交融:“早起朝日未出,已满山满谷的起了轻美的歌声。在朦胧的晓风之中,倚枕倾听,使人心魂俱静。”(《山中杂记》) 

这种生命交融使冰心对自然生命更有了一种独特的感悟。冰心的一生有一段时间是和病痛联系在一起的,病中的冰心时常感觉生命的短暂和稍纵即逝,“残花缀在繁枝上/鸟儿飞去了/撒得落红满地——/生命也是这般的一瞥么?”(《繁星》)花开花落如此短暂,人的生命也是如此吧?生命这样脆弱,难道不值得我们愈加珍惜和怜爱吗?冰心时常发出这样的疑问。生命的无常让她倍感无奈,但是她又是如此热爱生命,这也愈发激起她对自然生命的敬畏和钟爱。由爱自己的生命推延至爱所有的自然生命,这种不以血统为条件的爱是对生命的一种惺惺相惜,一种博大的悲悯情怀。因此在她的作品中,到处是自然生命在蓬蓬勃勃地生长和开放,到处都是女作家对自然生命温柔至极的垂怜和呵护:”“玫瑰花的浓红/在我眼前照耀/伸手摘将下来,/她却萎谢在我的襟上。/我的心低低的安慰我说:/‘你隔绝了她和自然的连结,/这浓红便归尘土;/青年人!/留意你枯燥的灵魂。’”(《春水》)甚至,她还感受到了自然对她的感恩:“我的心开始颤动了——/当我默默的敞着楼窗,/对着大海,/自然无声的谢我说:‘我承认我们是被爱的了。’”(《春水》)人和自然就这样进入了相知相谐的美好境界。 

三 

当今是一个后工业经济疾速发展的时代,现代机械用其疯狂的运转在满足现代人日益膨胀的物欲需求的同时也付出了自然生态惨遭摧残的严重代价,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空气浑浊、水源干涸,甚至人的心田也是一片干涸,除了物质欲望别无他物,一系列生态危象接踵而至,让人触目惊心,幡然警醒。这时,我们才发现冰心那些充满自然生态美的动人文字有多么巨大的精神力量! 

冰心的文字让人宁静和恬淡。不管你是如何烦躁不安,她那些清新恬静的文字总会让人平静和安详:“五月绝早过苏州。两夜失眠,烦困已极,而窗外风景,浸入我倦乏的心中,使我悠然如醉。江水伸入田垄,远远几架水车,一簇一簇的茅亭农舍。树围水绕,自成一村。水漾清波,树枝低压。当几个农妇挑着担儿,荷着锄儿,从那边走过之时,真不知是诗是画!”(《春水》)山清水秀,树围水绕,这是一幅多么静美舒畅与世无争的乡村生态风景!这样动人的生态文字似乎在昭示我们,在生命的道路上,别走得太急,太快,让我们不时停下脚步,留意一下路边的“水漾清波”,看看田垄上的“水车茅亭”,也许我们的心胸会变得纯净,也许我们的灵魂会变得轻松,再怎么沉重的烦困和倦乏都会随风而逝。就如她在《春水》中所说的:“自然的微笑里/融化了人类的怨嗔。”大自然的壮阔使人心胸开朗,大自然的静穆给人和谐安详,在大自然中,人才能获得心灵的自由和解放。也许这些道理谁都知道,但是能把自然生态诠释得这么彻底,这么纯净,这么优雅,我认为唯有冰心。当这些散溢着自然芳香和生态美的文字像一条清澈的溪流缓缓地流进我们几近干涸的内心时,我们同样会感到神清气爽,身心通泰! 

冰心的文字也让人懂得尊重自然。面对自然,她是审美的,欣赏的,尊重的,她反对人类对自然的恶意干扰。她在《繁星》中恳求:“花儿低低的对看花的人说:/‘少顾念我罢/我的朋友!/让我自己安静着/开放着,你们的爱/是我的烦扰。”冰心视自然万物为朋友,认为人类不应该以“爱”为借口去干扰自然本身的生长规律,她用浅显的语言讲述了抽象的哲理:爱自然并不是要将它占为己有,而是应依照它的规律,让它随性自由地成长。冰心对自然所表现出的这种纯洁的尊重让我们醒悟,人与自然是平等的主体,应该和谐相处,人才能在地球上“诗意的栖居”。 

我相信,面对日益严峻的生态危机和精神困境,当我们今天重读冰心这些尊重自然,呵护自然的美好文字,再次领悟冰心追求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终极关怀时,一定会感觉到我们内心某种美好的东西在悄然复苏,也一定会慢慢明晰在社会的发展中我们的责任应该是什么。 

哦,永远的冰心,在自然中微笑的安琪儿! 

2011年8月31日于寸月斋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法律声明| 浏览建议 中国现代文学馆版权所有  隐私保护
京ICP备12047369号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12